<meter id="5ljhf"></meter>
<sub id="5ljhf"></sub>

    <dl id="5ljhf"><ruby id="5ljhf"><ol id="5ljhf"></ol></ruby></dl>

    <sub id="5ljhf"></sub>

  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  特殊戰斗:劇作家胡可生前回憶抗敵劇社戰斗生活

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胡 可責任編輯:杜汶紋
      2020-12-31 09:24

      劇作家胡可生前回憶抗敵劇社戰斗生活

      那年冬天,晉察冀軍區軍民反“掃蕩”后,我們抗敵劇社在三天內排練出了曹禺的《日出》,為從戰斗前線來軍區開會的同志們演出。這次演出經歷,恰好說明了革命者的樂觀主義,說明了革命者不管在多么艱苦的生活環境中總是需要藝術的,很值得回憶。

      我們接到演出任務,是在1940年的除夕。那天晚上,劇社副社長汪洋和政治指導員劉肖蕪去參加司令部會餐時,聶榮臻司令員給他們布置了任務,說來軍區開會的同志們想要看《日出》。時間只剩下三天。他們倆飯也不吃了,趕緊回到小北頭劇社駐地,緊急開會。這時,大家正在包餃子,一說緊急集合,全都來了。汪洋講清了任務,傳達了聶司令員的指示。劉肖蕪進行政治動員。

      聶司令員指示的大概意思是,來自冀中、平西、平北、冀東等軍區的同志們,經常戰斗在敵人心臟里。這次來平山縣開會,三天以后,仍然要回到他們的戰斗崗位上,下次再開會就不知誰能來、誰不能來了。他們要求看一出好戲,他不能不答應他們。聶司令員下達任務后就立即叫來供給部長,給劇社批了30匹冀中大布。那時,我們演的戲都是反映邊區現實生活的,演員需用的服裝都是找老鄉借。但要演《日出》可不行了,男演員要穿西裝革履、長袍馬褂,女演員要穿旗袍。在這農村環境里,哪有這樣的服裝,只能拿布自己想辦法做。

      汪洋說:“三天時間,咱們可能連臺詞也背不下來,但我沒敢跟司令員說。因為演《日出》是戰斗命令,我們必須完成?!?/p>

      大家聽了這些話,都很興奮,這個表決心,那個要任務。不知是誰,忽然說:“劇本呢?沒劇本,拿什么演呀?”

      當時我們劇社的同志都沒有這個劇本。這可怎么辦?汪洋忽然想起來,找沙可夫,他一定有。當時,沙可夫是聯大文藝學院的院長,住在滹沱河畔的一個村里,離我們駐地幾十里路。那時,我們最快的交通工具是馬。汪洋大聲地問:“誰會騎馬?”白萬才同志應聲站起來,說:“我會,讓我去吧,保證完成任務?!蓖粞蠖诹艘痪洌骸耙B夜趕回來?!卑兹f才二話沒說,轉身就走。

      夜深人靜,山路悄悄,他策馬奔馳,馬不停蹄。午夜,趕到沙可夫同志住處,說明來意。沙可夫同志翻箱倒篋,找出這個劇本。白萬才趕回來時,太陽剛剛出山。

      白萬才去找沙可夫的時候,我們的會并沒有停。汪洋是導演,負責分配演員。第一個點的就是胡朋,扮演陳白露。胡朋很擅長演農村老太太,雖然那時她還年輕,但是演老太太在邊區可以說是“坐了第一把交椅”。演高爾基的《母親》時,導演崔嵬在晉察冀邊區挑選“母親”的演員,選出來的正是胡朋??蛇@次讓她演的,卻是和以前完全相反的人物,是一個十里洋場中的年輕交際花。但是胡朋絲毫沒有示弱,當眾表態,三天之后臺上見,保證不拿劇本,背會臺詞。也許今天聽一個藝術家表決心,只是背會臺詞,未免要求太低了,但在當時的條件下,卻起了很大的表率作用。于是,每一個演員都承諾了這一條。這就使三天以后出現在臺上的是戲,而不是在臺上“開讀書小組會”了。

      還應該提到的是方璧同志,分配給她的角色是“小東西”。這個角色,她演得很好。更為難得的是,她和車毅同志擔任了這個戲全部服裝的設計和制作。那時,我們劇社的女同志都是女學生,縫紉技術至多不過是釘個扣子、打個補丁。方璧與眾不同,她當過童養媳,做得一手好女紅。這次她自告奮勇承擔了這項任務,一面背臺詞、排戲,一面做服裝,用那些冀中老鄉手工織的大粗布,做出式樣美觀的服裝。戲中有句臺詞,“洋服最低限度要在香港做”,現在我們在山溝兒里也做出洋服來了。布景也很難。我們哪里有豪華城市旅館的背景呢?大家就把牲口馱東西用的鞍架翻過來,綁上背包、蒙上布,就是沙發。

      劇本拿來了,大家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,但接著又是一場“戰斗”:連夜刻蠟版、油印劇本。大家等不及,就先根據自己扮演的角色把臺詞搶著抄下來,一段一段地自行對話排練。實際上,等劇本全部印出來,戲已經上演了。

      這個戲的首場演出,是在北方分局駐的村莊。村邊上搭起了帳篷舞臺。那是正月初三,天氣冷得滴水成冰,可演員只能穿一身單衣裳。像胡朋演的陳白露,胳膊腿兒還得露出半截。我記得有一幕戲,從頭到尾都有陳白露,胡朋就一直在臺上,凍得直打哆嗦,說話時牙齒都打架。其實我們在后臺已經燃起一堆火,演員一下來,就坐在那兒取暖,可胡朋一直下不來。

      首場演出,一直演到天亮。這是不奇怪的。演員雖然把臺詞背下來了,卻常???,只好“做戲”,等待提詞。閉幕了,觀眾滿意地走了,大家松了一口氣。導演一聲令下:“什么東西都不要動,回去睡覺?!贝蠹叶紟滋鞗]好好休息了,這口氣一松,困勁兒就上來了。有的同志連妝都沒顧上卸,說了聲“太陽出來了,我們要睡了”,便不顧凜冽寒風,坐在路邊石頭上睡著了。

      《日出》不是寫戰斗的,但我們演《日出》卻是一場戰斗。

      胡可(1921.2-2019.12),著名劇作家,1937年8月加入抗日游擊隊,創作有《戎冠秀》《戰斗里成長》《英雄的陣地》《戰線南移》《槐樹莊》等多部反映部隊和農村生活的作品。本文根據胡可生前接受本報記者袁麗萍采訪記錄整理。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真正欧美av片_高清欧美av片_欧美末成年av在线播放_情欲片放荡的护士欧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