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5ljhf"></meter>
<sub id="5ljhf"></sub>

    <dl id="5ljhf"><ruby id="5ljhf"><ol id="5ljhf"></ol></ruby></dl>

    <sub id="5ljhf"></sub>

  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  一名邊防女排長的自述:成長,我想這樣對你說……

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劉鄭伊  張琳責任編輯:楊凡凡
      2020-12-22 06:42

      堅持,是一種力量

      ■解放軍報記者  張琳

      在第一次巡邏途中,劉鄭伊為界碑描紅。圖片由作者提供

      懷著期待,踏上邊防線,撲面而來的寂寞和寒冷打在20歲的稚嫩臉龐上。

      劉鄭伊,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女排長。三代從軍的光環,仿佛白熾燈一樣打在她的身上,讓她一下子成了整個邊防團的焦點。

      “這里沒有長河落日圓,只有漫天黃沙飛?!毕逻B第一天,連長就給她潑了一盆冷水。

      議論、懷疑甚至是輕視,讓劉鄭伊背負著巨大的壓力。

      是選擇漸漸疏離孤芳自賞,還是選擇勇敢面對獲取信任和認可?

      劉鄭伊選擇了后者。

      邊防是艱苦的代名詞,對于女軍人來說更為不易。為了盡快適應邊防環境,劉鄭伊主動請纓參加巡邏;為了提高軍事素質,她一步一動地在泥水中練投彈、練據槍……

      劉鄭伊用兩年的不懈努力,換來了戰友認可的笑容。她的成長軌跡是一名女排長的青春印記,更是一名戍邊“新生代”的心靈寫照。

      如今,又到了新排長下連、新兵入營的時節,更多的“新人”走進基層來到邊防。他們必然有著這樣那樣的素質短板,也必將面對各種各樣的挫折磨礪,甚至也可能同樣會遭受質疑、經歷心酸、感到委屈。

      從來沒有一帆風順的成長。劉鄭伊的故事告訴我們,破繭的痛苦是成長的代價,更是成長的催化劑。

      懷揣夢想,便是播下種子;揮灑汗水,更在孕育彩虹。在萬千匯入軍隊的新鮮血液中,劉鄭伊的經歷不算厚重,亦算不上豐富。但她的故事動人之處在于,處處散發著堅持的力量。

      這是初心的力量,也是夢想的力量。

      成長,我想這樣對你說……

      ——一名邊防女排長的自述

      ■劉鄭伊

      這張答卷,每個人都是獨一份

      2018年從軍校畢業,我踏上了去往邊防的路。

      到邊防連一下車,我就感受到了這里天氣的威力——冷。實在太冷了,市里還穿著短袖,而我穿著春秋常服凍得直打顫??崾顣r節,我在迷彩服里塞進了棉衣。

      那時,我是邊防團唯一一名女排長。午夜夢回,我時常驚醒,輾轉反側拷問內心——“一個女排長,能在這里做些什么?該做些什么?”

      這個邊防,似乎和兒時記憶中不太一樣了。邊防的寒苦肆無忌憚地向我露出獠牙,訓練時寒風吹得眼淚直流,漫天的黃沙研磨著我的迷彩服,也不斷沖擊著我的夢想。

      我從小在邊防上長大,現在卻變成了邊防上的一名“新人”,軍營成了我這個軍娃“最熟悉的陌生地方”。值班、組訓、巡邏、執勤……這陌生的一切讓我感覺仿佛第一次踏入軍營。

      我感到孤獨又無助,在電話里問父親:“現在,我該怎么做?”

      父親只是回答:“你多穿點,別凍感冒?!?/p>

      作為邊防連排長,騎馬是必備技能。我兒時騎過很多次馬,但都是在父親的懷里?,F在,我要自己手握韁繩,在熟悉又陌生的邊防線上巡邏。

      我害怕了,又給父親打電話:“現在,我該怎么做?”

      父親回答:“拽緊韁繩,小心別傷著?!?/p>

      我覺得父親冷漠,只能硬著頭皮拽緊韁繩,顫顫巍巍地踏上去往小海子的巡邏路。

      在遼闊的蒼茫天地之中,在凜冽的風沙擊打中,恍惚間我又仿佛回到了幼時的記憶——

      “這就是我當兵時走過的小海子?!睜敔數闹v述仿佛猶在耳畔,“那個時候,連人帶馬掉進了沼澤,差點就回不來哩?!?/p>

      小海子是波馬邊防連的一個重要巡邏點位,那里山高路遠,是最難到達的一個險地。

      在去小海子路上,冬天的第一場大雪飄了下來,我沒能到達小海子。

      回連隊的路,也異常兇險。暴雪覆蓋了路面,白茫茫一片,馬蹄踩進了雪面下的旱獺洞,馬跪在了地上,我也被甩了出去。在暴雪中,我帶著一身淤青鎩羽而歸。

      邊防初體驗,竟是這樣丟人!

      我想到父親,那穿了30年的軍裝背后,是些怎樣的經歷?

      有一天,參觀團史館,我意外看到了父親在小海子的照片——他站在冰湖邊的石頭上,牽著馬笑得絢爛。

      原來,父親也曾到達過小海子,但我從未聽他講過這些經歷。

      我打電話問父親,他說馬是他最親的兄弟——

      那年臘月,在前往小海子的路上,險情突發。

      白茫茫雪地上,七八匹灰白色的狼緩緩向巡邏隊伍貼近。當父親的視線和領頭狼的視線對上那一刻,那匹狼向巡邏隊伍發起沖鋒。狼沖過來的時候,父親調轉馬頭,馬一個后踢腿就將那頭狼踢飛出七八米遠,其他的狼都飛速逃散……

      那匹馬跟隨父親走遍了邊防,也走過了四季。

      我再次向父親尋求真經:“我該怎么做?”

      父親回答:“我沒有什么能給你的建議,時代在變化,部隊也在變化,你自己走著看吧?!?/p>

      這時,我才明白以往遇到逆境向父親求救時,父親為何總是含糊其辭——我無法要求老兵用一個明白扼要的字眼在我的軍旅問卷上做填充題。

      父親的回答,連著他一生的故事。我無法站在他的角度體會那30年來朝朝暮暮的豪爽與酸楚,他也無法站在我的角度幫我做答卷。

      前往小海子的路,只能我自己走。未來的路,也只能我自己走。

      和其他剛畢業的新排長一樣,我對未來感到困惑。這張答卷,每個人都是獨一份。我只能磕磕絆絆,探索前行。

      劉鄭伊在營戰術對抗考核中。

      邊防團里,兩個“第一”相遇了

      邊防團首批女兵到來了。我這個邊防團第一個女排長,自然要引領女兵走好她們的軍旅路。但更多時候,這群女兵才是我的指路人。

      看著花名冊上的女兵信息:班長張靜,比我大3歲;新兵田亞麗,比我大1歲……原來,自己并不是什么“長”,我和她們的年齡一樣,經驗也很新。

      集合時,看著班長,我心里有些發怵——聽說老班長一般都看不上剛下來的新排長。

      我一直很尊敬班長。前輩們都說,班長是最懂戰士的人,我要依靠班長,慢慢融入這群女兵。

      體能訓練時,班長問我:“排長,你來組織嗎?”

      雖然在軍校時擔任過體育委員,但看到那一隊陌生的女兵時,我很沒出息地慫了,“還是你來組織吧,我看看?!?/p>

      班長熟練地帶著女兵做力量訓練,然后開展趣味體能小游戲。訓練場上洋溢著青春和歡笑,我瞪大眼睛看著這歡樂的一幕,在心里暗暗對比和懷疑自己——“如果是我,能像班長組織得這么好嗎?”

      后來我才知道,得知邊防團要來第一批女兵時,班長張靜主動申請從分區通信站來到邊防團帶新兵。她是邊防團的第一個女班長,雖說是邊防團的“新人”,卻要比我這個在邊防上長大的軍娃“吃得開”。

      的確,對于基層而言,班長是老人,我是新人。

      來到邊防團,對于班長來說是換一個工作環境,但對我來說,帶兵是一項新挑戰。

      訓練結束后,我硬著頭皮找到班長:“班長,你帶著女兵做的那些練習都好有意思,大家練著也開心,我還是第一次見?!?/p>

      “這些是我在網上搜集的,然后記到小本上?!?/p>

      我感覺方方面面的壓力像潮水般一浪接一浪地涌來。我別無選擇,只能努力把壓力頂起來,成長出堅強的肌肉。

      轉眼間,到了女兵下連后的第一次強化訓練,也是我的第一次強化訓練。

      前一天晚上,班長囑咐女兵們:“多帶水,早晚很涼,在體能服外面套一個絨衣預防感冒,不要穿秋衣秋褲,不方便穿脫……”

      我在旁邊默默聽著、記著,暗自僥幸有個老班長能傳授經驗,讓我這個帶兵“小白”有了依靠。

      走到中午,艷陽高照,大家的步伐慢慢變得沉重,太陽曬得皮膚發燙,迷彩服也被汗水浸透。

      突然,女兵景媛摔倒了。班長沖上前想要把她背起來,腿卻一軟和景媛一起摔在了地上。

      我把班長扶起來,然后把景媛背在身上。

      班長喘著粗氣:“排長,我之前不是這樣的,今天腿都軟了?!?/p>

      “這是正常的,這邊海拔比你之前的單位高了兩千米,含氧量要低一些?!?/p>

      班長扶著我背上的女兵,跟在我身邊慢慢走著。我開始慶幸自己是個在邊防線上長大的軍娃,習慣了山上的海拔,讓我能夠從容應對這樣的情況。

      返回途中,我給女兵們傳授跑步技巧:“這里含氧量低,冷空氣刺激鼻黏膜,跑步時不能光用鼻子呼吸,嘴輔助呼吸時要用舌頭抵住上顎……”

      拉練回到宿舍,已繁星滿天。我走進水房,泡面的香味撲鼻而來。班長把剛泡好的面舉到我面前:“劉排長,吃一口吧?”

      深夜,我和班長蹲在水房,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一碗泡面。

      班長和我說,她和我相處之前,覺得這個女排長不好處。

      我和班長說,我和你相處之前,覺得這個班長不好管。

      “那現在呢?”“現在發現當然是不一樣啦?!蔽覀兿嘁曇恍?。

      “班長,能把你的訓練小本本給我看看嗎?我想學習一下?!?/p>

      后來,我依舊尊敬班長,班長也總是把泡面的第一口給我吃。班長的那個小本本上,也有了關于我的筆記。

      劉鄭伊在新兵團實彈射擊中打出50環的成績,戴上大紅花。

      陪伴成長的過程,也是自己成長的過程

      被通知要去帶新兵時,我心里特別慌。

      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還欠缺很多,而新訓骨干培訓的一個月并不能將這些都彌補。

      “課目:衛生與救護,時間……”包庫成了我夜晚時的工作室。每天熄燈后我便蹲在包庫,打開手電,一遍遍地背著教案。邊疆的夜晚氣溫急轉直下,我將自己縮在大衣里,像是冬季的困獸,在包庫這個“山洞”里與自己搏斗。

      “我能將她們培養成合格的軍人嗎?”隨著新兵入營時間臨近,我每天晚上輾轉反側,既期待又恐慌。

      像是有強迫癥一般,我反反復復地看著新兵的入營時間表——13號要來5個河北女兵,18號要來廣西女兵,還有上海女兵……“南方的女兵來新疆能習慣嗎?她們平常是吃面還是吃米?吃不吃辣?”新兵還未入營,我已經焦躁不安了。

      讓我更不安的是結業測試——不合格。后來,機關參謀找到我:“再給你一個補考機會,不要給自己丟人?!?/p>

      為了不丟人,也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,我拼盡了全力。努力有了回報,我以良好的成績通過了考核。

      時間過得很快,新兵陸續來了。站在她們面前,看著她們眼中對未來的期待,我感覺自己腳下有點發虛。

      命運是神奇的,不敢面對的終究要面對。我這個“菜鳥”排長不得不和新兵們一同迎接新訓挑戰。

      在軍校,我摸槍的機會少之又少。新訓骨干實彈射擊時,我的成績只是勉強及格,我該怎么教別人?

      營長并沒有給我留面子,把我留下來,重復打第二輪、第三輪……我在靶場上跑來跑去,每次百米沖刺去看靶紙時,不僅是身體上的折磨,更是精神上的折磨。

      看著靶紙一點點在眼前放大,親眼面對自己慘不忍睹的成績讓我逐漸崩潰:“一個九環,兩個八環,一個七環,還有一個去哪里了?”我摸著靶紙,尋找那個消失的彈孔。不出意外,營長又對我喊:“這次打了多少?”

      “還是沒打好?!蔽乙贿叢林?,一邊狼狽地跑向考后區,似乎跑快點就能逃避這樣糟糕的成績。

      轉眼間,就到了射擊課目??粗嚅L一遍遍地給新兵們示范,動作標準流暢。

      我注意到班長手上拿了一個勺子大小的工具,塑料柄前有一個小圓盤,中間有個小洞。我好奇地問這是什么?“四點瞄準器,可以訓練瞄準點集中?!?/p>

      班長把一個小凳上貼上白紙,然后立在地上,在白紙對面架好槍,然后趴在地上調整槍的位置。

      我在一旁躍躍欲試,“讓我試試?!?/p>

      新兵休息時,我就趴在那里練瞄準。慢慢地,我的瞄準點達到了集中,甚至重合。

      我的射擊成績在逐漸提高,逐漸可以打出“46、47、48”環的優秀成績了。每周一次的實彈射擊,我也不再那么害怕。

      又是一次實彈射擊。坐在射擊等待區時,曾和我一起在不達標組的文書姚俊杰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排長,賭不賭,看我們誰打的環數多?!?/p>

      “一箱旺仔牛奶?!?/p>

      “一言為定!”

      我趴在地上,仔細調整沙袋位置,看著瞄準鏡中的白點,深吸一口氣,預壓扳機,“砰!砰!砰!砰!砰!”

      對講機中傳來聲音,“8號5發50環?!蔽易诳己髤^聽著遠處記錄員手中的對講機,感到不可思議,自己居然能打50環。

      這次實彈射擊,女兵陳玲也打了50環,我給陳玲戴上大紅花和綬帶。我看著女兵們歡呼雀躍,陽光照在她們黝黑的臉上,反射出青春的光芒。

      “此時,我的臉上應該也是這樣的光芒吧?!蔽铱粗煽儽黹_心地笑著。也許自己這個50環,就是這群可愛的女兵帶給我的力量。

      劉鄭伊帶領女兵進行障礙訓練。圖片由作者提供

      戰士對你的期待有多高,你對自己的要求就得有多高

      體能訓練集合前,我對班長說:“很多新兵都說腳疼,要不今天我們訓練量稍微減少一點,讓她們緩一緩?”

      班長說:“這是典型的‘新兵腳’,都要經歷這一階段,該練還得練,不能降低標準?!?/p>

      我點點頭。其實,我的膝蓋也疼,是在上軍校時跑越野留下的毛病,跑多了膝蓋就會腫痛。練體能前,我仔細綁上了護膝。

      練體能時,看著大家萎靡不振的樣子,我背上了野戰音箱,放著歡快的音樂,跑在隊伍最前面。

      晚上,我打來一盆熱水,用熱毛巾敷著膝蓋,拿出日記本寫下:

      “2019年10月12日,天氣,晴。今天訓練了衛生與救護,女兵們很聰明,學得很快。估計很快要手榴彈投擲了,營長說到時要我上去做示范,我很擔心自己不能做好……”

      我以前沒有記日記的習慣。新兵來了之后,要求她們記新兵日記,我也開始記日記,也算是給自己第一次帶新兵留個紀念。合上日記本,我去庫房拿麻袋把模擬手榴彈裝上,扛著去了訓練場。

      邊疆的夜晚很冷,但我熱得滿頭大汗,一個個手榴彈劃過夜空落在地上,又彈了幾下,越過了合格線。我喘著氣,看著那看著很近卻又遙不可及的20米線,感到無力。

      雖然無力,還是得練。我把手榴彈撿起來抱在懷里,又開始了一輪投擲。冷月高懸,手榴彈落在地上發出聲響,這是新兵的期待砸在我心頭發出的聲響——你是排長,你是新兵們的榜樣!

      在無數個夜晚,千百次投擲中,我終于練合格了,也琢磨出了一種適合女兵投擲手榴彈的技巧。到了結業測試時,全體女兵手榴彈達標。

      帶兵人都希望自己能帶出最優秀的隊伍,我也不例外。我對新兵要求很高,這也意味著,我對自己的要求就得更高。

      新兵團的訓練場見證了我和新兵們一同灑下的每一滴汗水。

      今年1月10日,中午提前起床看第二屆陸軍“四有”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頒獎儀式。會后,一個女兵說:“排長,我剛才在大屏上看見馬和帕麗時想到了你?!?/p>

      我很疑惑,問道:“咋就想到了我?”

      “因為你這么優秀,我覺得你以后也能站上那個舞臺?!迸е业男渥?,眼睛閃閃發光地說。

      我不敢看那個女兵的眼睛,第一次發現自己說話結巴,努力擠出笑容:“嗯……我會努力的?!?/p>

      那天晚上,我又一次失眠了,想著女兵對我說的話。我想成為一名優秀的軍人,但是站上那樣的領獎臺,我能做到嗎?

      這個問題想得人頭疼。我想要給這個疑問畫上句號,但那個女兵閃閃發亮的眼睛卻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。

      我該怎么辦?雖然困惑,但我知道該做什么——當一名好排長。

      看看時間,已經凌晨3點。我悄悄爬起身,披上大衣開始查鋪,“晚上這么冷,這丫頭怎么老踢被子?”我想把被子給女兵蓋好,發現被壓在了身下。于是,我脫下大衣,蓋在了她身上。

      8月的戈壁灘驕陽似火,營對抗考核將要展開。到達指定地域,下車卸物資,搭設帳篷。搭設完帳篷后,女兵們累得渾身濕透,坐在一旁喘氣。藏族女兵王有專吉沒有停下,又拿起鐵鍬開始挖排水溝,她挖得格外賣力。因為,這也許是她軍旅生涯最后一次野營了。

      王有專吉是一個優秀的女兵。很多人都勸她留隊,但她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    “我想像排長一樣優秀,我要回去完成學業?!蓖砩?,我和王有專吉并排枕著胳膊躺著,她扭頭看了看我,然后眼睛直直地看著帳篷頂,仿佛穿過帳篷和烏云看到了廣闊星空。

      聽了她的話,我一陣臉紅。帳篷外的雨聲漸漸小了,女兵們的聲音也漸漸沒了。

      我毫無睡意,坐起身看著大家的睡顏,想多看一會兒。這是我帶的第一批兵,也是將要送走的第一批兵,這樣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。

      凌晨4點,我和女兵們鉆出帳篷。我看到天空中的黑云已經消散,留下的是滿天星星……

      ?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真正欧美av片_高清欧美av片_欧美末成年av在线播放_情欲片放荡的护士欧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