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5ljhf"></meter>
<sub id="5ljhf"></sub>

    <dl id="5ljhf"><ruby id="5ljhf"><ol id="5ljhf"></ol></ruby></dl>

    <sub id="5ljhf"></sub>

  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  2020,中國軍人的那些溫暖面孔

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 作者:謝 非 馬 振等 發布:2020-12-30 06:43:44

     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      找尋最可愛的面孔

      ■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王鈺凱

      要概括2020年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這一年,中國軍人變得更為忙碌——

      4000余名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奔赴武漢抗疫一線,累計收治7000余名確診患者;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出動72.5萬人次參與抗洪搶險,協助地方轉移受災群眾13.7萬人;一茬茬邊防軍人日復一日堅守在祖國邊防線上……

      回顧2020,從抗疫到抗洪,從戍邊到維和……中國軍人的身影,出現在每一處需要他們的地方。

      今年8月,我奔赴高原,遇見了一群可愛的戰友。

      那天,從海拔5100米的哨所出發,我跟隨運輸隊向5681米的山頂送物資。在這里,我見到了一個“失聲”的世界。

      走到半山腰,我坐在路邊歇息,戰友們一個個從我身邊走過。山風吹拂,我聽見喘息聲、腳步聲、咳嗽聲,以及登山杖碰撞石子時的清脆聲響,唯獨聽不見人與人之間的話語聲。

      說話,實在太累了。

      沿著近70度的山坡攀爬,每走一步海拔都會上升,氧氣也越稀薄。艱難時刻,我的心跳快得像要蹦出來,肺像要炸了一般,忍不住大口吸氣。

      一旁的戰友遞給我2個便攜式醫用氧氣瓶。我塞進背包一個,手里拿著一個,邊走邊吸。

      山路上,布滿層疊的巖石碎片。碎石下那蓬松的細土隨風揚起,將士兵的面龐和軍裝都染成土黃色。

      中途休息時,一名上等兵笑著遞給我一個蘋果。他應該不超過20歲,那一瞬間,我被他那張被高原風霜吹得發紅的臉龐所感動。

      “看,老鷹!”一名中尉伸手指向天空。

      我隨之望去。一只老鷹在云霧間穿梭,飛出一個“之”字,隨后消失在天際。此時向山下看去,一幅“壁畫”格外顯眼——在緊挨著哨所的崖壁上,官兵們用紅、黃色的油漆涂畫出一面巨大的黨旗。

      3個多小時后,我爬完了7公里的山路,艱難登頂。

      我甩掉背包,躺在了地上。盡管包里只有幾瓶礦泉水和一個氧氣瓶,但我實在背不動了。

      一起出發的戰友已等候多時。很難想象,他們是如何背負著70多斤重的物資爬到這里?!霸燮吹牟粌H是體力,更是毅力?!币幻贻p的士兵說。

      4個月過去,我依舊清晰地記得他們眼角的褶皺、皸裂的嘴唇和曬傷后依舊笑容燦爛的臉龐……那一張張滄桑又稚嫩的面孔,深深刻在我的腦海,書寫著邊防的艱苦,更書寫著當代中國軍人迎難而上、乘風破浪的精神。

      回首2020,我們見過許多值得銘記的軍人面孔——在抗疫戰場、在抗洪一線、在高山海島、在基層演訓場……他們青春勇敢的身影活躍在2020年那波瀾壯闊的歷史舞臺上,是這個特殊年份的見證人和參與者。

      我們希望,通過《軍營觀察》版上這些“溫暖的面孔”來記錄過去一年,為2020年的人民軍隊做一次畫像。

      2020,中國軍人的那些溫暖面孔

      ■謝 非 馬 振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王鈺凱

      一張張表情各異的面孔,永遠留在中國軍人一起走過的2020時代影集。

      底 色

      他們像泥土一般,樸實無華,卻有磅礴力量

      你是否會因為一句話,記住一個人,乃至一支軍隊。

      “我想請全國人民放心,在疫情面前,我們中國人民解放軍誓死不退,一定護佑大家的平安和健康?!?/p>

      2020年2月2日,8架大型軍用運輸機抵達武漢天河機場。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馬凌戴著口罩和迷彩帽對鏡頭說。

      畫面中,人們看不清馬凌的面容。但他眼中傳遞著如山的堅定,在新冠疫情肆虐的特殊時刻安撫了人心。

      醫療隊隊員們沉著前行的背影,鐫刻著中國軍人泥土般的底色——樸實無華,卻有磅礴力量。無論微小的個體,還是龐大的團隊,中國軍隊給人們依靠。

      隨后,《解放軍報》“一線抗疫群英譜”欄目刊登了馬凌的事跡——

      30多天,馬凌和戰友們挽救了10多位危重患者,將他們從死亡邊緣拉回。很多網友用“英雄”來形容他,但馬凌覺得,自己只是一個負責任的平凡人。

      在火神山醫院,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承擔著這里的醫療救治任務。

      本報《軍營觀察》版推出《火神山記憶》深度報道,記錄下1400多名白衣戰士與近3000名患者共同抗疫的70多個日日夜夜,許多張奮戰中的面孔在那段歲月中悄然重疊。

      隨著火神山醫院“關門大吉”,馬凌那句“誓死不退”的宣言,也得到了完美實現。

      如果說上半年的“敵人”是橫掃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,那么下半年的“敵人”就是突如其來的洪水。

      災情就是命令,解放軍和武警部隊聞“汛”而動,奔赴抗洪一線。

      大堤上,“00后”士兵宋佳樂的脖子被編織袋勒出一道道血印。傷口反復發炎、結痂,他忍不住“疼得直叫”。在簡單處理完傷口后,他繼續扛起沙袋上前?!耙驗榍闆r緊急,不能因為一點點傷,就自己下去不干了?!彼f。

      在《軍營觀察》版,我們記錄了很多像宋佳樂一樣戰斗在抗洪一線的面孔。在《大堤十日》《大堤上的“后浪”》中,我們見證著中國軍人在抗洪搶險時發生的感人故事。

      洪水來了。泥水覆蓋住官兵臉上的稚嫩。他們年輕的面容與堅定的眼神在向世界宣告:災難面前,人民軍隊永遠會擋在人民前頭。

      因為泥土般的“底色”,第一次來部隊的妻子甚至沒認出丈夫。

      莫色次果的丈夫沙子呷是火箭軍某工程旅的營長,今年被評為“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”。

      莫色次果第一次來部隊探望沙子呷,他剛出任務回來。抱著手風鉆鑿了一晚上,沙子呷滿身灰塵,臉上手上沾滿了泥,只有牙齒是白的。站在一群灰頭土臉的戰友中間,妻子愣是沒找出他。

      從《在遙遠的家鄉等你凱旋》一文中,我們了解到以沙子呷為代表的導彈工程兵:他們常年置身于粉塵彌漫、高溫高濕、噪聲震耳的山洞中,隨時面臨塌方、山洪、泥石流的威脅,卻早已習慣在這樣危險的地方作業。

      他們的故事,沒有驚天動地,只有默默付出。沙子呷的目光中透露出大地般的沉靜與堅定:“那里是我的舞臺,更是我的陣地?!?/p>

      在2020年,我們見證了許許多多擁有泥土底色的中國軍人,從疫情阻擊戰中的“逆行面孔”,抗洪搶險堤壩上的“稚嫩面孔”,再到基層一線戰位上的“泥巴面孔”……在一次次危難和考驗中,人民軍隊的廣大官兵用如山川、如土地般的力量,挺身而出,保衛家園。

      淚 水

      如果淚水有顏色,或許是中國軍人青春歲月的繽紛色彩

      “您心里,有沒有某個時刻想過退縮?”采訪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時,記者這樣問。

      “有啊,很多?!毖坨R片下,陳薇的眼睛開始泛紅,“比如說這個團隊,我希望它發展得更大、更好,心里會有疲憊?!?/p>

      這淚水,源自職責和使命的重壓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陳薇緊急奔赴武漢,執行科研攻關和防控指導任務,在基礎研究、疫苗研發方面取得重大成果。僅僅半年,她滿頭的黑發開始變白。

      如果淚水有顏色,或許就是黑發變白的顏色。

      2月26日,陳薇團隊研究的重組新冠疫苗第一批疫苗在生產線上下線。這一天,正好是陳薇的生日。有人給她發來生日祝福。陳薇只回了8個字:“除了勝利,別無選擇?!?/p>

      隨著白發漸漸增多,疫苗的研發也在飛速進行。

      8月11日,陳薇團隊研制的新冠疫苗進入三期國際臨床試驗階段,并獲得國內首個新冠疫苗專利。

      9月8日,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,她被授予“人民英雄”國家榮譽稱號。

      “專利是我們的,原創是我們的,所以我們在任何場合,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?!标愞睗M懷驕傲地說。

      如果淚水有顏色,或許還可能是荒漠迷彩的灰黃。

      跟母親視頻那一刻,進藏新兵馬潔忍不住流下淚水。為了夢想,空乘專業在讀的馬潔選擇從軍,選擇了來到邊防。和馬潔一起進藏的還有14名女兵,她們的平均年齡只有20歲。

      在大江南北的軍營里,許許多多像她們一樣的年輕人,將青春安放在荒涼的邊疆,守衛祖國實現軍旅夢想。即使寂寞,即使艱苦,年輕的生命同樣熠熠閃光。

      如果淚水有顏色,或許會是滾滾濁浪的紅褐。

      在抗洪一線突然見到未婚妻那一刻,一向鐵血的連長蘇陽剎那間沒能忍住,淚水奪眶而出。

      “你怎么來了?”

      “你不娶我,我就過來唄?!?/p>

      “對不起,總是讓你等,等洪水退了,回去就娶你?!?/p>

      這對年輕未婚夫妻在堤壩上的對話,讓戰友們為之動容。沒有鮮花和奏樂,沒有紅酒和燭光,只有巍巍江堤見證,在這個特殊的場合,蘇陽向未婚妻許下愛的承諾。

      身為伴侶,他對未婚妻滿懷愧疚;可身為軍人,他要義不容辭地堅守江堤——等到戰勝洪水,就回去娶你。

      如果淚水有顏色,或許還會是禮賓槍的銀白。

      狹小的視頻框里,一名即將退伍的儀仗兵眼泛淚花,高聲喊道:“今天,我把這把陪伴我兩年的禮賓槍交接于你。這把禮賓槍,是我的全部!”

      雨水混雜著淚水墜落地面。這一幕感動了無數網友,短短十幾秒的視頻,獲得450多萬點贊。

      6月24日,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方隊赴俄羅斯參加紀念蘇聯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閱兵式。

      11月26日,中央軍委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記一等功。

      對祖國來說,他們就是中國軍隊的名片。某種程度上,他們代表著新時代中國軍隊的精神風貌。

      不只儀仗大隊,在邊防,在抗疫、抗洪一線,在許許多多中國軍人的戰位之上,眼淚見證無數動情的瞬間,也見證閃光的軍旅歲月。

      淚水無色,但它擁有最豐富的生命色彩,那是中國軍人用無悔青春,涂抹出來的五彩斑斕。

      妝 容

      對軍人來說,“美”擁有另一種定義

      2020年,人們的記憶中定格了這樣一幅畫面——

     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郭瑋沒想到,摘下護目鏡和口罩,她疲憊的臉龐上“毀容”般的暗紅色,在網友眼中竟然那樣美麗。

      那一天,“最美壓痕”的微博話題引爆關注,閱讀量超過2.6億。

      這2.6億的閱讀量,是對美的重新定義。

      奔赴武漢抗疫一線后,醫療隊隊員每天都與病毒正面交鋒。面罩和護目鏡在他們臉上壓出血印,甚至磨出水泡。一名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女護士只能貼上創可貼防感染。

      當記者將鏡頭對準這位年輕的護士時,她躲開了:“別播名字,媽媽知道會擔心?!?/p>

      面對疫情,她義無反顧;面對鏡頭,她卻不愿意說出姓名。年輕的軍隊醫務人員把白衣當戰袍、把病房當戰場,那些壓痕和水泡,就是她們奮戰后留下的最美妝容。

      同樣的暗紅色,還出現在祖國西部的高原上。

      今年底,《軍營觀察》版刊登《新時代最可愛的人》一文。我們借著作者的眼睛見證了高原上的故事:長年生活在這里的邊防官兵,很多人心肺都比一般人大,幾乎人人都是“高原紅”……

      和很多英雄壯舉比起來,他們的故事雖然平淡,卻感人至深。

      在一座座雪山哨卡上,邊防官兵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生理和心理壓力,卻依然保持樂觀的精神,無怨無悔地守衛著祖國的邊防線。

      國慶期間,電視新聞中播放了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隊官兵歌唱《我的祖國》的畫面。一張張高原軍人的面孔接連閃過,他們訴說著自己的姓名、年齡和戍邊時間。每個人只出現了幾秒,眼神十分堅定,聲音鏗鏘有力。

      他們平均年齡只有20出頭。但這群官兵臉上完全看不出這個年紀該有的青春。強烈的紫外線把每個人的臉龐都變得暗紅,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他們皸裂皮膚下的那種刺痛。

      這些曬傷的面龐,深深印在一位小女孩心里。來自陜西西安的11歲小姑娘趙彧可用攢了一年的800塊零用錢,給高原邊防戰士買了80瓶潤膚霜?!拔矣X得,這是我花得最值的一筆錢。有他們在,我們才能幸??鞓返厣??!壁w彧可說。

      恰逢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,一張面目全非的臉出現在網友視線中。這張面孔沒有眉毛、頭發,甚至看不到嘴唇、牙齒,臉部已然變形,卻獲得了網友的評論:您這張臉是最美的。

      這是首批入朝作戰的志愿軍戰士涂伯毅的臉。

      69年前的一場戰斗中,涂伯毅被美軍飛機投擲的凝固汽油彈嚴重燒傷毀容,連五官都無法辨清。

      “雖然我的面容改變了,但是我的靈魂沒有改變。只要是對黨、對祖國、對人民有利的事情,哪怕再小我都要去做,而且爭取把它做好?!蓖坎阏f。

      10月23日,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。隨著志愿軍老戰士入場,現場全體起立鼓掌,向老英雄們致敬。

      對軍人來說,“美”擁有著另一種定義。

      女兵張明珠在遼寧艦工作8年多,歷經航母機電兵、安全監察員和艦載機引導員等多個崗位,每日戰斗在航母甲板上。

      新疆哈薩克族女軍官馬和帕麗作為坦克連的指導員,是全師第一個會開坦克的女駕駛員。風塵仆仆,不施粉黛,她卻被評為“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”。

      正如網上那句話所說:她們不過是一群平凡的人,披上了使命的戎裝。

      無論是口罩壓出的血痕,紫外線曬傷、風沙吹打的臉龐,還是被燃燒彈摧毀的面容,這些暗紅的傷痕之下蘊藏著中國軍人美麗的風華。

      那是中國軍人負重前行的印記,也是這個時代“最美的妝容”。

      ?

      責任編輯:楊凡凡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www.cetqingbao.com域名使用側邊欄!
      真正欧美av片_高清欧美av片_欧美末成年av在线播放_情欲片放荡的护士欧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